*OOC有慎入
*我的第一篇冰漾♥(#

 


最近的學長很奇怪。
不但很少接公會的任務,真的接了也是臉臭得要命。
更重要的是……
每次出完任務就到我房間搶床還不肯回去是怎樣啊渾蛋!
我還有沒有人權!
「褚,你要在腦殘了嗎。」學長的聲音從我後面傳來。
「我、我閉腦!」
啊——再次屈服於學長的淫威之下的我——
「啊痛!」我的腦袋被賞了一記爆栗。
「給我閉腦!」學長怒吼後背過身去。
啊啊啊再這樣下去我會先變笨的!被學長敲笨!
為了不要讓這樣的悲劇發生,我決定去問一下喵喵他們該怎麼辦。

中午。
「漾漾!聽說你有心事想要我們幫忙解決?」
喵喵提著便當看向我。
「嗯……」不過好像有點難為情……
不對,我難為情什麼?不就是要問怎麼把學長趕回他自己的房間去而已嗎!
大概是看到我變化的有點誇張的表情,千冬歲問:「怎麼了漾漾,是很嚴重的事嗎?」
「也、也不是……」我有些窘迫的回答,「其實就是學長他現在每次只要出完任務就一定會來我房間睡覺,叫他回去他還不肯……」
聽完我的解釋,他們很有默契的倒
吸一口氣,然後一起搖了搖頭。
「可憐學長了……」千冬歲用一種憐憫的目光看著我。
搞、搞甚麼,明明受害者是我吧喂!
「漾漾……你自己加油。」喵喵拍了拍我的肩膀,離開了。
「嗯,你加油吧。」千冬歲也走過來拍拍我的肩就離開了。
「……加油。」消失很久的萊恩也拍了我的肩膀,跟著前兩個人離開了。
我摸著有些疼痛的肩膀,突然很想坐下來抱頭痛哭。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啊啊啊——
「不要腦殘!」學長突然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用力巴了我的頭。
「對不起對不起我閉腦——」我捂著發疼的後腦勺,快速往後退了幾步。
他看了我的動作,像是有些不耐煩的「嘖」了聲,接著粗暴的拉著我的領子走向一旁的傳送陣上。
「等、學長你要帶我去哪……」我還來不及錯愕,便已經到了目的地。
目的地是……學長的房間。
「褚。」學長將我鬆開,坐到床沿。
「什、什麼?」我有些惶恐的站在一旁,他的瀏海遮住了表情。
「……你討厭我嗎?」學長問著,聲音中帶著一絲溫柔。
……見、見鬼了,學長的聲音溫柔?
深吸一口氣,我回答:「我不討厭學長。」
聽到我的回答,他似乎是鬆了口氣,抬起頭來,「褚。」
「嗯?」學長果然很奇怪……
「我喜歡你。」學長紅色的眼眸認真的看著我。
「……啊?」
抱歉我的大腦有點死機請重開機謝謝……
「我說我喜歡你,褚。」
學學學學學長說他他他喜歡我哎哎哎!!!!
「褚,那你呢?」
紅色的眼眸看著我。
而我感覺到我的臉頰逐漸發燙。
「我、我也喜歡學長!」我不顧一切的喊了出來,然後閉上眼裝死。
接著我感覺到一個讓人安心的臂彎。
「褚。」我聽到學長輕聲喚著我的名字。
我睜開眼,正好看見他離得太近的臉龐。
不得不說學長還蠻帥的,如果去參加甚麼選美大賽一定能得冠軍。
「不要腦殘,我不想在這種時候巴你,褚。」學長又瞇起眼睛看向我。
不過這次,他的嘴角似乎帶著一抹笑意。
「我閉腦了,學長。」
我輕輕靠上他的肩頭。
「以後都一直在一起吧,直到永恆。」
只要和你在一起,即是永恆。
END

--BE線--
在那之後,大概過了十年了吧。
我還記得,就在和學長告白完不久之後,他便出了一個黑袍的任務。
然後、從此沒有再回來。
我發了瘋一般的找他,幾乎把世界上的所有地方都翻遍了,然而並沒有他的身影。
說好的永恆呢?
不過就是個如鏡花水月般的諾言罷了。
大概是在學長不見的那年吧,我去考了黑袍,也過了。
從此,我每天接任務,從前的好友也漸行漸遠。
我終究孤身一人。

※ ※ ※

今天,我又接了一個任務。
等級是黑袍,聽說非常危險。
——越危險越好。
這麼想著的我丟了個傳送陣,到了任務地點。
我沒有找任何人一起接任務、一直以來我都是自己接的任務。
「呦,好久不見,凡斯的後代。」
安地爾一如往常安定的嗓音傳來。
我只是看著他,沒有回話。
安地爾挑了挑眉,隨即又笑了開。「要不要來杯咖啡?」
「……好啊。」
我第一次答應了他的邀約。
安地爾勾起嘴角,遞了一杯咖啡過來。
我喝了一小口。
真苦。
「黑咖啡?」
「嗯。」
他從我手上接回杯子,一飲而盡後又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我說凡斯的後代啊,今天的你似乎非常大膽?」
「那是自然。」畢竟心中了無牽掛。
「唉,看你這樣真不想殺你。」
「殺不殺我都可以,總之我是來平定這裡不穩的狀態的。」
舉起米納斯瞄準安地爾,我的手指扣在板機上。
「哎呀,就這麼討厭我嗎?」他看著我。
「討厭是什麼?我早就忘記了。」
所有的心情、慾望,早就不記得了。
安地爾依然只是看著我。
突然,他伸出手抓向我,我躲開隨即開了一槍。
這次的是王水泡泡。
「太天真了、這種東西可治不了我喔。」他穩穩的躲開。
「是嗎。」
我沒有太大的反應,隨即將米納斯切換成第二型態,朝他連發三槍。
他依舊躲開了。
我繼續不停的掃射,米納斯也不斷的製造著子彈。
終於,有一槍打中了安地爾的胸膛。
「……你變厲害了呢。」安地爾先是倒抽一口氣,隨即便像沒事人一樣。
「謝謝誇獎。」我又補了一槍。
他又倒抽了一口氣。
然後,撒了一把黑針。
我被打中了。
不過我也不介意,繼續朝安地爾攻擊。
最後,我們打的兩敗俱傷。
我知道,我快死了。
「能……和我打成……這樣的……只有你呢……凡斯……的後人……」安地爾喘息著道。
「那……還真是……倍感榮幸……呢……」
我已經感覺到我的體力快沒了。
豁出最後的一切,我朝他連發三槍,槍槍命中。
而我,也就此闔上眼瞼。
吶、學長,我先走一步了。
再也不見。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句點君。 的頭像
句點君。

句點君的部落格。

句點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