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1 屋頂上看星星 (真遙)
「吶,真琴,今天晚上來我家吧?」
「欸,遙你要做什麼?」
「來就對了。」
「喔。」
當晚。
「遙?我來囉!」
「進來吧。」
「要做什麼啊?」
「跟我來。」
「欸,屋頂?」
「躺下來。」
「喔……天空上有好多星星!」
「嗯。」
「遙是邀請我來看星星的嗎?」
「嗯。」
「好開心!謝謝你。」
「情人節快樂。」
「你也是喔,遙。」

Day 22 一場飛來橫禍 (高綠)
今天外頭下了一場大雨。
如果只是下雨還好,重點是有打雷。
如果只有高尾一個人是沒什麼問題啦,可是今天他旁邊有綠間。
他可沒有看漏,當打雷時他雙肩微微的顫抖。
「吶,小真,怕的話可以抱住我喔。」
「才……才不怕呢!」
「好好,是我怕,讓我抱住你好嗎?」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也不是不可以……」又打了一次雷。
「唔!」綠間用力抱緊了高尾。
「吶吶,小和成超級怕的,請小真再抱緊一點吧?」高尾輕輕拍著綠間的背。
綠間自己也知道,這是高尾特有對自己的溫柔。
才、才不是已經再也離不開他了呢。

Day 23 討論關於孩子的話題 (鬼白)
「喂,白豬。」
「幹嘛?」
「這隻是怎麼回事。」
「啊?他是貓好好啊。」
「我就是想問為什麼貓好好會在這裡啊!」
「我畫的啊。」
「我應該有說過不要畫這個被詛咒的生物吧?」
「好……好像有……」(天啊他的抖S氣場開了QAQ)
「不是好像是真的有!」
「呃呃呃不要生氣嘛……」
「給你解釋,為什麼要畫?」
「因為……這樣我跟鬼燈就像有孩子一樣嘛……」
「笨蛋嗎,我才不要這種被詛咒的孩子。」
「好嘛對不起……」
「既然你想要孩子,咱們就來造人吧?」
「喂喂你這野獸趕快起來……不要撲上來啊喂!」
拉燈。

Day 24 因惡劣天氣被困在家裡 (黃笠)
今天原本要去約會的,黃瀨無力的想著。
雖然他家可愛的前輩是絕對不會承認的啦。
想到這裡,黃瀨輕聲笑了起來。
「喂,你沒事發甚麼神經。」笠松皺著眉頭看向黃瀨。
「才沒有發神經呢,是在想我的笠松前輩怎麼這麼可愛喔噗!」
欠揍的黃瀨果不其然又被踹了。
「吵死了,誰可愛啊!」
「欸欸欸前輩沒有吐槽不是我的欸太好了o(≧o≦)o」
「只是我忘記吐槽而已啦誰是你的!」
「前輩害羞了欸wwwww」
「才沒有!」

Day 25 喝醉 (利艾)
今天韓吉舉辦了一場慶祝會。
誰知道又在慶祝甚麼鬼事了,利威爾想。
青筋暴起,他走向總部的餐廳。
……這是什麼。
利威爾默默決定要把某奇行種的後頸砍掉。
只見特別作戰班的成員通通倒在桌上,歐魯好像還喃喃著「我還要喝」之類的話。
倒在桌上的自然也包括了他家小鬼。
在用力踹了混蛋眼鏡一腳之後,跟稍微比較清醒的佩托拉交代一下就帶著艾倫回到房間。
「嗚……」躺在利威爾床上的艾倫突然發出模糊不清的哭聲。
聽到聲音的利威爾立刻翻身起來查看艾倫。
艾倫眉毛皺著,似乎很不舒服的樣子。
「唔……不要!媽……」艾倫又喊了句。
「喂,小鬼!起來了!」利威爾不耐煩的叫醒他。
想也知道他又做了媽媽被吃掉的夢。
如果繼續夢下去,醒來之後不知道會做出甚麼傻事。
「兵,兵長?!」艾倫張開眼睛,看到自己躺在兵長旁邊立刻嚇得坐起來。
「怎麼,很怕我嗎?」
「沒有,只是有點驚訝自己竟然躺在兵長旁邊……」
「你剛剛做了惡夢對吧?」
「嗯……兵長怎麼知道?」
「你講了很多夢話。」
「呃,對不起……」
「你的媽媽一定過的很好,不管她在哪裡。」利威爾以堅定的眼神看著艾倫。
「欸……?」艾倫微微張大眼睛。
「所以不要再因為她而哭了,她肯定也不希望你這樣。」
「是……。」
「快睡吧,另外以後再喝醉你就死定了。」
「是!」

Day 26 無傷大雅的小打小鬧 (黃笠)
今天的海常,依舊寧靜。
除了籃球館傳來的喧鬧之外,真的非常安靜。
「喂,黃瀨!要揮手揮到甚麼時候啊!」一隻腳無情的踹上某金毛的頭。
「啊啊啊前輩好痛!」黃瀨摸著頭看向他家前輩。
「趕快去練習啦,在那邊揮甚麼手礙眼死了。」
「欸,前輩該不會是……吃醋了?」
「誰、誰跟你吃醋啊,做甚麼白日夢!」
「那前輩為什麼反應這麼激烈?」
「那、那種事怎樣都好啦,趕快去練習!」
「是,我的笠松前輩。」
「等、誰是你的啊!」
「我去練習囉前輩~」
「你們可以再閃一點!」一旁的森山代替大家說出內心OS。

Day 27 穿錯衣服 (高綠)
今天因為下大雨,在高尾家幫高尾複習考試的綠間臨時決定在高尾家過夜。
其實嚴格來說,是高尾用盡全力拜託他他才留下來的。
開玩笑,他可是有傲嬌的王牌大人欸,哪有可能因為心裡很想留下來就坦率的說他很想留下來。
總之,既然要住宿,那就得洗澡。
可惜,綠間並沒有任何衣服放在高尾家,到是綠間自己的家裡有一堆高尾的衣服。
於是,高尾開始了他完美的作死計畫。
一、叫小真去洗澡。
「吶,小真你趕快去洗澡吧?我的衣服借你。」高尾笑著說。
那笑容,在綠間眼裡和「不懷好意」劃上了等號。
「不要。」
「可是小真你不是很愛乾淨嗎?」
「……好、好啦。」
好可愛~~,某高尾內心OS。
二、靜待結果。
高尾拿了一件他最大的衣服給綠間。
「確、確定沒有更大的了嗎?」
綠間拿著一件高尾的、比他身體小很多的衣服。
「這是最大件的喔。」
綠間只好拿著小不知道幾號的衣服進了浴室。
過了大概十分鐘之後,綠間終於慢慢的從浴室裡走出來。
而正好看到他的高尾,睜大了眼睛。
太小的衣服使的綠間肌理分明的腹肌都露出來了,褲子也因為太小件而硬是露出了一點內褲的顏色。
「高、高尾,你確定真的沒有更大件的了嗎?」綠間泛紅著耳根問。
「雖然很想看小真穿男友襯衫,但是如果因此感冒就不好了,要穿我爸爸的衣服嗎?」高尾扼腕。
「……不要。」說著緊緊拉住衣服下擺。
高尾驚。
接著他笑了笑,拿出被子。
「我知道了,你就穿我的吧,不過為了避免感冒要蓋著被子喔。」
也避免我突然發情,高尾想。
我家小真果然最可愛,超喜歡的。

Day 28 一方受輕傷 (瓶邪)
這天,鐵三角一起下了斗,因為並不是什麼凶斗,所以大家都沒受什麼傷。
只有小哥放了幾次血,臉色有些蒼白。
「小哥,你先來我家休息一下吧,我替你包紮。」吳邪說著,將張起靈牽進自己的房間。
「小哥你等等啊,我去拿急救箱。」說著就打算離開房間,但手突然被牽住了。
「小哥?」吳邪歪著頭問拉住自己的張起靈。
「不用了,小傷,不礙事。」張起靈將吳邪拉向自己。
「這怎麼行,就算你是牛逼的小哥也不能不包紮傷口啊唔……」
張起靈突然吻上吳邪喋喋不休的嘴唇。
「小、小哥……」吳邪紅著臉,被張起靈抱在懷中。
「我沒事。」
「……哦。」
「吳邪。」
「嗯?」
「謝謝你帶我回家。」
「謝甚麼,小爺無論多少次都會找到你,把你帶回家的。」
吳邪將臉埋進張起靈的胸膛。
「好。」小哥輕輕的笑了。

Day 29 意外的求婚 (木日)
今天是木吉回到日本的日子。
當年誠凜的隊友通通到機場去接了機。
終於,在中午十二點多,飛機著陸了。
當睽違好幾年的木吉鐵平走向眾人時,日向才終於有了「他的那只大笨熊要回來了」的真實感。
大家都圍上前去,只有日向一個人站在後面。
「順平。」
木吉沉穩熟悉的聲音從人群中傳了過來。
不知何時,眾人已經自動站成兩排,將木吉和日向夾在中間。
「啊?」日向習慣性的抬頭。」
只見木吉緩緩跪下身子,拿出戒指,「願意嫁給我嗎?」
「鐵、鐵平……」日向愣了一下,接著他微笑。
「嗯。」他向前擁抱住那個能讓他感到安心的人,面頰通紅。

Day 30 滾床單 (黑花)
「吶,媳婦兒。」黑瞎子看到解雨臣依舊坐在桌前忙碌,從後面輕輕抱住了他。
「誰你媳婦兒,滾!」解雨臣不留情的一記肘擊,黑瞎子快速躲開後抓住他的手。
「媳婦兒,這都三更半夜了,別忙了吧,去睡覺!」黑瞎子嘴角依舊帶著痞笑,將桌上的帳本蓋了起來。
「別鬧,等等就去了。」解雨臣推開黑瞎子,翻開帳本。
「別看了,」黑瞎子又把帳本蓋上,「瞧你黑眼圈都跑出來了,去休息吧。」
「最近比較忙啊……」解雨臣揉了揉太陽穴。
「去睡覺吧,嗯?」黑瞎子替解雨臣按摩了肩膀,又問。
「我看完這個就去……」
眼看解雨臣又要翻開帳本,黑瞎子微微一笑,將他的頭轉向自己。
「你幹嘛!唔……」
「媳婦兒不肯好好休息,瞎子我只好強制作業啦!」黑瞎子最近我上揚,又吻了上去。
「唔……別、我看完這個……嗯……」解雨臣用力想推開黑瞎子。
「媳婦兒。」黑瞎子突然放開解雨臣,隨即用力抱住他。
「幹、幹嘛……」黑瞎子難得一見的正經語氣害解雨臣有些不習慣。
「好好休息好嗎?瞎子我會心疼的……」
微微紅了臉,「好、好啦。」
「那麼,我們繼續剛剛沒做完的事吧……」
語畢,他吻上他的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句點君。 的頭像
句點君。

句點君的部落格。

句點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