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獨注意。
*人名使用有注意。
*小學生文筆有注意。
*OOC有注意、OOC有注意、OOC有注意(很重要要說三次#

「吶吶路德,要不要一起去賞月~」
「請允許在下也一同賞月!」
費里西安諾跟本田菊都一臉期待的看著路德維希。
「嘛……反正也沒什麼事,那我們就一起去賞月吧。」
「耶~太好了!要和路德跟菊一起賞月了呢!」費里西安諾開心的大喊著。
「等等別走這麼快,很危險啊!」

「已經是中秋節了呢。」
王耀看著天空上一輪皎潔的明月,歎道。
「身邊的弟弟妹妹一個也不在……小菊跟曉梅應該不會再回來了……」
又歎了一口氣,王耀走回屋內。
「所謂中秋節,就是要大家一起團圓賞月的日子呢。不過至少我還能確定,與他們望著同一輪明月——」
「喂,自己在那邊感性甚麼啊,王耀。」
王耀回頭,只見亞瑟正微笑著看著他。
「我說啊,既然這月亮像哥哥一樣美麗,要不要大家一起賞月啊?」
「哦哦哦這個主意不錯!那就這麼決定了!順帶一提HERO不接受反對意見☆」
「啊咧,賞月?露西亞感覺好像會很有趣呢……」
看著眼前聯五的眾人,王耀微微一笑。
「好啊,那就我們一起賞月吧。」

「吶路德,之前聽王耀說在他們家好像還有一個節日叫做中秋節,是專門賞月的日子哦!」
「是嗎……還真是個有趣的節日。」
「對吧對吧!聽說啊——」
「中秋節啊,就是要家人團圓的日子喔?」
費里西安諾看著路德維希,笑著說道。
「家人團圓……啊……」
奇怪。
我好像、忘了什麼。
感覺有什麼非常重要的東西、無論如何都非常重要的東西被我忘記了。
到底是什麼?
到底……是什麼……?
「……喂……路德!怎麼了?」
回過神來,眼前的費里西安諾正一臉擔憂的看著自己。
「……啊、沒什麼……」路德維希稍微按摩了下太陽穴。
「如果有哪裡不舒服請務必跟在下說。」菊也一臉認真的看向路德維希。
「嗯,謝謝,我已經沒事了。」
如果是這麼容易忘的東西,肯定沒有這麼重要吧。
這樣想著的路德維希索性不再試圖喚起記憶,匆忙跟上前頭的兩人。

「吶菊,路德的事到底要怎麼辦?」
乘路德維希去上廁所的空檔,費里西安諾小聲的問本田。
「不知道呢……總之不要提起他就可以了吧?」
「嗯……萬一想起來、路德他一定又會很痛苦的——」
「嗯?你們在說什麼啊?」
這時,路德維希正好緩緩走向他們。
「沒什麼啊!吶路德,我們等一下去菊家賞月吧?」
「好,我知道了。」

到了本田的家。
「今天的月亮果然很美呢……」
菊喝著剛泡好的茶,望向天空。
「嗯……偶爾這樣也不錯呢。」
「路德路德!月亮好亮啊~」
「這不是廢話嗎!」
「呵呵,真是歡樂的氛圍呢。」
「那個……我問問你們,知不知道我都一個很重要的東西?因為總覺得忘了什麼……」路德維希有些遲疑的問。
「……哎,很重要的東西?不知道呦?」
費里西安諾心裡警鈴大響,趕緊假裝鎮定的回答。
「不可能啊、一定是無論如何都非常重要的東西……你們真的不記得嗎?」
面對質問,費里西安諾跟菊對視一眼。
「既然是連路德先生都會忘記的東西,果然還是不要記得會比較好吧?」
「……你們是不是知道什麼。」
路德維希語帶肯定的看向身旁兩人。
「告訴我,那到底是什麼!」
「不、不行……」
「拜託你們告訴我!我真的很痛苦、我想要想起來……」
「不可以,路德維希,不要想起來!」
到底是什麼……!
路德維希又再次望向那皎潔的明月。

『本大爺就要走了。』
誰?
『本大爺走後,要好好的繼續活下去,知道嗎?』
到底是誰?快點想起來……
『能為了我最可愛,不、最愛的弟弟犧牲,本大爺很開心。』
怎麼回事、弟弟?
『那麼,再見了、路德維希——』

「……沒、沒事吧,路德?你怎麼哭了?」
費里西安諾看向路德維希。
看來、是想起來了……。
「……哥……」
「什麼?」
「我的哥哥呢!他在哪裡!」
路德維希一把抓起費里西安諾的領子,暴怒的吼著。
「等等路德君,不要激動——」
「我問你,我的哥哥基爾伯特·貝什米特去哪裡了!他在哪裡!」
「他死了喔。」
費里西安諾十分冷靜的回答。
「喂、費里君——」
「你的哥哥基爾伯特·貝什米特為了救你,犧牲了他的生命。」
「這種事、這種事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哥哥他是因為我而死什麼的……」
「成熟點吧,路德維希!你覺得你哥哥會想看到你這個樣子嗎!」
費里西安諾難得拿出身為長者的氣勢,有些生氣的喊著。
「當時你因為心靈受到太嚴重的打擊而昏倒了之後,你哥哥特別把我們叫過去,告訴我們如果你忘了他,拜託不要讓你想起來,因為他不希望你自責。」
「哥哥……」
「可是我真的看不下去了!明明、他是這麼的在乎你……」
「……好了,費里君,不要說了——」
「——明明,他是這樣的愛著你。」
「……」
路德維希驚訝的看向費里西安諾。
「總是有人不珍惜別人的愛……」
費里西安諾的眼眶裡也泛了淚光。
「等到失去後,才懂得珍惜。」
「……嗚……」
他有些忍不住眼淚。
明明哥哥是這麼重要的人、深愛著他的人,自己竟然忘記了……
「吶、哥哥……」
我也愛你。
面對著蒼白的明月,他在心中默默想道。

-END-

這裡稍微說明一下劇情。
總之就是一開始路德遇到了一件事(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事#)然後普爺為了保護路德而死掉了。那一天是中秋節。然後路德因為傷心過度而遺忘了關於普爺的事情。
其實我真的只是想寫芋兄弟而已(
希望能成功虐到人(
然後我知道我爛尾了Orz
順帶一提,其實基本上聯五只是來湊個字數而已(不
其實馬修有跟去哦。
(【誰?】【是馬修哦……】)


文章標籤

句點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主cp獨普,然後是獨←伊
*黑化菲利出沒請小心www
*很短。。。

「吶......」
「是你嗎!把哥哥殺掉的人!」
路德滿臉淚水,憤怒地看向我。
「嗯?我並沒有把你的哥哥殺掉喔?」
我笑了笑,「我只是先請他離開而已,他太礙眼了呢。」
「還說不是你!為什麼要殺我的哥哥!」
他激動地抓起我的領子,面目猙獰的像是馬上會殺掉我。
「都說了,我只是請他離開而已嘛、」
「畢竟,路德只能是我的,對吧?」
甜甜一笑,我反手把路德敲暈。
路得只能是我的呢。
如果不是我的,那就搶過來吧。
吶,路德,我愛你呦。

-END-


文章標籤

句點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神灵要惩罚你心中最般配的那对CP。神给其中一个人一把枪,告诉他5分钟内不杀掉对方,世界就会毁灭。请问接下来这5分钟,他会怎么做?”

「吶羅維諾,殺了親分吧。」
他給了我一把槍,微笑著摸了摸我的頭。
「笨、笨蛋!怎麼可能殺的下去……」
我有些哽咽。
「別哭了,親分如果是死在你手下並沒有怨言哦。」
「搞、搞什麼啊,你說這是什麼話啊混賬!你不准死的比我早知道嗎混賬!」
都什麼時候了,還笑得這麼蠢!真的是笨蛋嗎!
「哎,可是如果親分不死還有誰能代替俺死去?羅維諾最愛的只有親分對吧?」
「嗯……」那當然。
「對呀,所以殺了俺吧,羅維諾!」
他好像鬆了一口氣,接著把槍口抵向他的心口。
「……你不能死。」
「哎?」他看起來有些訝異。
「你代表的是西/班/牙,而我只是可有可無的南/義/大/利……反正就算我不在,菲利也能帶領義/大/利繼續前行的。」
我分析著,一邊不動聲色的把槍拿回來。
「不對!羅維諾才不是可有可無的!」
他有些著急,語氣很激動。
「那難道你要拋下你的子民離去嗎?」
他無言。
「來吧。」我把槍交給他。
「……欸?
「欸什麼!快點殺了老子聽到了沒有!」
我倔強的不願意流下任何一滴眼淚。
「……親分做不到!親手殺了最愛的羅維諾什麼的……」
「x!你個混賬!拿出點骨氣來好不好!」
「……」
我引導著他的手,將槍口對向自己的心口。
「就算我不在了,你還是要好好的活下去,多多幫忙我那個笨蛋弟弟,我不在他遇到瓶頸就拜託你幫忙多照看了。」
他低著頭。
「至於你。」
我抓住他的頭髮,把他的頭抬起來。
「痛……」
「老子這一生最愛的人就是你,安東尼奧·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
他似乎有些被我嚇到了。
「如果你也愛我,那就殺了我吧。」
我輕輕吻了他的脣,對他微笑。
「……對不起,俺愛你——」
砰。

願來世再相見——
我會找到你的。無論多少次。


文章標籤

句點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神灵要惩罚你心中最般配的那对CP。神给其中一个人一把枪,告诉他5分钟内不杀掉对方,世界就会毁灭。请问接下来这5分钟,他会怎么做?”
獨普部分

「大、大哥。」
「怎麼啦阿西?這樣扭扭捏捏的可不像你呦?」
「我不行的……我下不了手!你可是我的大哥、」
「路德維希!給我差不多一點吧?」
「……」
「要記得,你代表德/國,也是本大爺一生的驕傲。」
「大哥……」
「趕緊開槍吧、阿西。」
「可、可是……」
「路德維希!我以為你能夠分辨事情的輕重緩急!現在!就快點殺了我啊!」
「嗚……我、我知道了……大哥……我愛你……」
「嗯……我也愛你,以後不可以讓本大爺丟臉,知道嗎?還有肥啾就交給你了,要好好待他。」
「好……」
「嗯,就是現在,下手吧。」
砰。

圓圓的地球上,再無我普/魯/士。
——但是還有你啊,阿西。


文章標籤

句點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真的就是一個老梗(

「喂,一松你的手機響了……不在?」
カラ松抬頭看了看四周,並沒有看到原本躺在沙發上的一松。
於是カラ松拿起一松的手機,來電顯示是おそ松。
「喂,おそ松兄さん?一松不在喔。」カラ松接了電話。
「喔,那跟他講一下他欠我的錢還沒有還。」說完就掛了電話。
通話結束之後,手機螢幕回到屏保,顯示著「輸入密碼」的字樣。
呃,一松的密碼是啥?該不會是我的生日……
真的是我的生日!
原來我的ブラザー(brother)這麼愛我!兄さん太開心了!
「屎松,你拿著我的手機在做甚麼?」一松一走進客廳就看到カラ松拿著手機,低著頭不知道在做甚麼。
「一松!原來你這麼愛我!手機密碼還設我的生日——」
「白癡,我們不是同一天生的嗎。」

-END-


文章標籤

句點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BL向
*初次論壇體,多包涵(#

<一>

1樓[樓主]如此機智的我
如題,我不小心喜歡上了我的同桌怎麼辦!急!

2樓 我想靜靜
愛上就愛上了唄~

3樓 世有解語為誰開
什麼時候表白?求直播!

4樓 天真不再
樓上稻米?

5樓 世有解語為誰開
@天真不再 是啊,同好握爪~

6樓 叫我正樓小天使
別歪樓,召喚樓主出來詳細給我們講講@如此機智的我

7樓[樓主]如此機智的我
接收召喚!呃,其實就是,我和我同桌已經同班兩年了,我們一直都是好朋友,不過不知道哪天,我突然覺得……我喜歡上他了……

8樓 我是靜靜
原本是朋友啊……那就有點難辦了……

9樓 我想靜靜
@我是靜靜 老公你來啦~

10樓 世有解語為誰開
請問樓主現在多大啦@如此機智的我

11樓 [樓主]如此機智的我
初三……

12樓 天真不再
這麼小就戀愛真的好嘛

13樓 我想靜靜
早戀是不好的呦~聽老師的話認真讀書~

14樓 叫我正樓小天使
好啦別糾結樓主的年齡,先替他解決問題吧,

<二>

現在是下課,而我坐在我的座位上划著手機。
初三戀愛果然有點太早了嗎……
但我真的很喜歡他啊……
「晝!在想什麼?」
穿楊走向我,坐到我前面的位子上面對我。
「沒有啊……」
總不能說在想你吧。
「有什麼心事要跟我說哦,不可以瞞著我!」穿楊假裝生氣的樣子瞪了我一眼,然後又恢復笑意。
「好啦,真的沒什麼事。」我有些敷衍的回答,又將視線轉回手機。

<三>

15樓 災厄退散
樓主,能否問下你和你心上人的性別呀?@如此機智的我

16樓[樓主]如此機智的我
為、為什麼這麼問……

17樓 天真不再
樓主不肯回答!肯定有詐!@如此機智的我

18樓 世有解語為誰開
肯定有詐+1!@如此機智的我

19樓 我想靜靜
肯定有詐+2!@如此機智的我

20樓 災厄退散
肯定有詐+3!@如此機智的我

21樓 我是靜靜
肯定有詐+10086!@如此機智的我

22樓 專業破隊形君
看我破隊形!

23樓 叫我正樓小天使
樓主快出來解釋下!@如此機智的我

24樓[樓主]如此機智的我
好啦、我們……
都是男的……

25樓 雲端瀲柔
其實現在也很多人接受男男戀啊,樓主不必擔心~

26樓 陌上簡涵
是啊,努力追求自己的愛情吧!@如此機智的我

27樓 災厄退散
是說,樓主的對象會不會接受才是重點吧,

<四>

「晝~別總盯著手機嘛,對眼睛不好哦。」
穿楊作勢要奪過我的手機,害我嚇得趕快把手機關上。
「晝?」似乎是看我的表情不大對,穿楊收回手,坐到我旁邊他的座位上。
「沒事,上課了手機該收起來了,否則又要被收走。」
我借機把手機收到抽屜,有些緊張的看向穿楊。
「好吧……」
他看起來有些困惑,不過也沒有多問什麼,把頭轉回去了。

<五>

28樓 神回君
樓上神回!

29樓 天真不再
你們別這樣啊,樓主的內心一定很糾結的……

30樓 世有解語為誰開
是啊,樓主別傷心!@如此機智的我

31樓[樓主]如此機智的我
謝謝你們啊……但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

32樓 災厄退散
樓主別傷心!剛剛只是我亂說的!

33樓 叫我正樓小天使
差不多該來想解決辦法了吧@如此機智的我

34樓 神回君
告白吧?

35樓 青春的小鳥
樓主啊,青春的小鳥一去不會來,趁現在還有本錢試著告白吧。

36樓 我想靜靜
樓上IDwwww

37樓 我是靜靜
雖然ID挺神但說的沒錯www趁年輕快去告白吧www

38樓 青春的小鳥
你們為什麼要嘲笑我可愛的ID#(哭臉)

39樓 世有解語為誰開
沒有嘲笑www是欣賞www

40樓 陌上簡涵
好啦,我們來說點正經的吧!替樓主想好告白計畫!

41樓 叫我正樓小天使
樓上說的對!停止歪樓!

42樓[樓主]如此機智的我
你們覺得……真的要告白嗎?

43樓 世有解語為誰開
告白告白!求直播!

44樓 青春的小鳥
樓主別怕!快去!

45樓 災厄退散
樓主快去告白吧!咱們支持你!

<六>

真的要告白啊……
但是、萬一穿楊拒絕我怎麼辦?
拒絕還好,萬一他不理我還覺得我很噁心……
啊啊啊到底要怎麼辦啊——
「晝?你真的沒事嗎?臉色不太好喔。」
穿楊擔心的看著我,眉頭微皺。
「沒、沒事……」我有些逞強的轉過頭。
「穿、穿楊,你……支持同性戀嗎?」我抱著一死的心情,問了穿楊。
「欸?我是覺得如果互相喜歡,就算是相同性別也沒有關係喔。」
穿楊稍微想了想,接著微笑著偏過頭看向我。

<七>

46樓[樓主]如此機智的我
唔喔喔喔快祝福你們樓主!他支持同性戀!!

47樓 我想靜靜
恭喜樓主!

48樓 我是靜靜
恭喜樓主!+1

49樓 災厄退散
恭喜樓主!+2

50樓 世有解語為誰開
恭喜樓主!+3

51樓 專業破隊形君
我錯過了什麼?剛剛斷了幾分鐘網……

52樓 天真不再
樓上你破隊形了!

53樓 叫我正樓小天使
正樓!樓主你什麼時候要告白!攝影機準備好了!@如此機智的我

54樓 青春的小鳥
樓主你什麼時候要告白!玫瑰準備好了!@如此機智的我

55樓 神回君
樓主你什麼時候要告白!戒指準備好了!@如此機智的我

56樓[樓主]如此機智的我
樓上別鬧!什麼婚戒……

57樓 神回君
樓主我可沒說是婚戒哦~@如此機智的我

58樓 災厄退散
哇哈哈樓主透露了他想結婚的意願!@如此機智的我

59樓[樓主]如此機智的我
才、才沒有呢!我才沒有很想結婚……

60樓 天真不再
樓主傲嬌了~#(滑稽)

61樓 世有解語為誰開
樓主傲嬌了~好可愛www

62樓 叫我正樓小天使
是時候來正樓了!雖然傲嬌的樓主真的挺可愛……

63樓[樓主]如此機智的我
我才沒有傲嬌!絕對沒有!我還想當攻呢!

64樓 神回君
樓主已經考慮到攻受問題了啊……#(滑稽)

<八>

傲嬌?我才不是!
內心咆哮中的我或許又露出了什麼奇怪的表情,我一抬頭便看到穿楊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我。
我尷尬的笑了笑,又轉過頭來。
怎麼辦,真的要告白嗎?
驀地,我轉向他。
「吶,穿楊。」
他也立刻轉過來。「嗯?」
「那個……你有沒有喜歡的人?」
「啊……算是有喔。」
晴天霹靂。
「是、是誰?」我有些顫抖的問。
「你,真的想知道嗎?」
他微瞇著眼,露出有些嫵媚的表情。

<九>

65樓[樓主]如此機智的我
啊啊啊!青天霹靂啊!!!

66樓 災厄退散
樓主怎麼啦?

67樓[樓主]如此機智的我
他、他有喜歡的人了……

68樓 青春的小鳥
樓主別難過,世間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支草!

69樓 我是靜靜
樓主別難過,還有樓上那句什麼鬼wwww

70樓 青春的小鳥
因為兩個人都是男的啊wwww

71樓 叫我正樓小天使
正樓!樓主別傷心,再找對象就好了~

72樓 容我呵呵一笑
我是不是錯過了很多東西……

73樓 我想靜靜
樓上ID莫名喜感wwwwww

74樓 天真不再
又來一個神ID~

75樓 容我呵呵一笑
我的ID哪裡怪了!前面還有人叫青春的小鳥呢!

76樓 青春的小鳥
為什麼我躺著也中槍……

77樓 叫我正樓小天使
你們夠了!樓主正傷心著呢,

78樓 災厄退散
樓主別傷心啊,不如去問問那個人是誰?搞不好就是你呢@如此機智的我

79樓[樓主]如此機智的我
好吧……我去問問看,

80樓 世有解語為誰開
樓主加油~別氣餒~

81樓 天真不再
樓主加油~

<十>

於是,我再次看向穿楊。
他的嘴角微微上揚著。
「那、那個,穿楊。」我制止心中想退縮的念頭。
反正他喜歡的如果不是我,頂多就是繼續當兄弟而已。
「嗯?」他也轉過頭來,嘴角仍然上揚著。
「你……喜歡的人到底是誰?」
我幾乎想將耳朵摀住。
「我喜歡的人啊……」他故意放慢了語調。
「就是你喔,白晝。」
那一瞬、世界好像停止了。
我只看到穿楊露出得逞的笑容,眼中飽含深情。

<十一>

82樓 青春的小鳥
樓主你還好嗎?@如此機智的我

83樓[樓主]如此機智的我
嗯,很好……他喜歡的是我!

84樓 神回覆
於是你倆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閃瞎我們的狗眼……

85樓 容我呵呵一笑
恭喜樓主~

86樓 天真不再
恭喜樓主~+1

87樓 青春的小鳥
恭喜樓主~+2

88樓 災厄退散
恭喜樓主~+3

89樓 世有解語為誰開
恭喜樓主~+4

90樓 我是靜靜
恭喜樓主~+10086

91樓 專業破隊形君
破隊形!不過還是恭喜樓主!

92樓 我想靜靜
隊形又被破了!!

93樓 叫我正樓小天使
總之恭喜樓主啦~祝幸福哦~

94樓[樓主]如此機智的我
謝謝你們……我好激動啊好激動啊好激動啊!!!

95樓 容我呵呵一笑
那貌似也沒我們的事了?

96樓 青春的小鳥
嗯……留下來會被閃瞎的!我先走啦~

97樓 災厄退散
戴上墨鏡繼續圍觀~

98樓 天真不再
快要一百樓了哎,要不要樓主在一百樓告白順便艾特對象來圍觀呢~@如此機智的我

99樓[樓主]如此機智的我
哎……好吧。

100樓[樓主]如此機智的我
我喜歡你……和我在一起吧?@萬里穿楊

101樓 萬里穿楊
好啊,我們永遠、在一起吧。@如此機智的我

<十二>

我驚訝的抬起頭,看到穿楊正戲謔的看著我。
「我一直都在窺頻喔。」他手裡拿著手機。
啊啊啊啊丟臉死了!我的臉瞬間燒了起來。
「為什麼不出聲!」我瞪著穿楊。
「因為我想給你一個驚喜啊,」穿楊慢慢的靠近我,接著大力擁抱住我。
「我喜歡你,白晝。」
他在我耳邊溫柔的道。

END


句點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OOC有慎入
*我的第一篇冰漾♥(#

 


最近的學長很奇怪。
不但很少接公會的任務,真的接了也是臉臭得要命。
更重要的是……
每次出完任務就到我房間搶床還不肯回去是怎樣啊渾蛋!
我還有沒有人權!
「褚,你要在腦殘了嗎。」學長的聲音從我後面傳來。
「我、我閉腦!」
啊——再次屈服於學長的淫威之下的我——
「啊痛!」我的腦袋被賞了一記爆栗。
「給我閉腦!」學長怒吼後背過身去。
啊啊啊再這樣下去我會先變笨的!被學長敲笨!
為了不要讓這樣的悲劇發生,我決定去問一下喵喵他們該怎麼辦。

中午。
「漾漾!聽說你有心事想要我們幫忙解決?」
喵喵提著便當看向我。
「嗯……」不過好像有點難為情……
不對,我難為情什麼?不就是要問怎麼把學長趕回他自己的房間去而已嗎!
大概是看到我變化的有點誇張的表情,千冬歲問:「怎麼了漾漾,是很嚴重的事嗎?」
「也、也不是……」我有些窘迫的回答,「其實就是學長他現在每次只要出完任務就一定會來我房間睡覺,叫他回去他還不肯……」
聽完我的解釋,他們很有默契的倒
吸一口氣,然後一起搖了搖頭。
「可憐學長了……」千冬歲用一種憐憫的目光看著我。
搞、搞甚麼,明明受害者是我吧喂!
「漾漾……你自己加油。」喵喵拍了拍我的肩膀,離開了。
「嗯,你加油吧。」千冬歲也走過來拍拍我的肩就離開了。
「……加油。」消失很久的萊恩也拍了我的肩膀,跟著前兩個人離開了。
我摸著有些疼痛的肩膀,突然很想坐下來抱頭痛哭。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啊啊啊——
「不要腦殘!」學長突然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用力巴了我的頭。
「對不起對不起我閉腦——」我捂著發疼的後腦勺,快速往後退了幾步。
他看了我的動作,像是有些不耐煩的「嘖」了聲,接著粗暴的拉著我的領子走向一旁的傳送陣上。
「等、學長你要帶我去哪……」我還來不及錯愕,便已經到了目的地。
目的地是……學長的房間。
「褚。」學長將我鬆開,坐到床沿。
「什、什麼?」我有些惶恐的站在一旁,他的瀏海遮住了表情。
「……你討厭我嗎?」學長問著,聲音中帶著一絲溫柔。
……見、見鬼了,學長的聲音溫柔?
深吸一口氣,我回答:「我不討厭學長。」
聽到我的回答,他似乎是鬆了口氣,抬起頭來,「褚。」
「嗯?」學長果然很奇怪……
「我喜歡你。」學長紅色的眼眸認真的看著我。
「……啊?」
抱歉我的大腦有點死機請重開機謝謝……
「我說我喜歡你,褚。」
學學學學學長說他他他喜歡我哎哎哎!!!!
「褚,那你呢?」
紅色的眼眸看著我。
而我感覺到我的臉頰逐漸發燙。
「我、我也喜歡學長!」我不顧一切的喊了出來,然後閉上眼裝死。
接著我感覺到一個讓人安心的臂彎。
「褚。」我聽到學長輕聲喚著我的名字。
我睜開眼,正好看見他離得太近的臉龐。
不得不說學長還蠻帥的,如果去參加甚麼選美大賽一定能得冠軍。
「不要腦殘,我不想在這種時候巴你,褚。」學長又瞇起眼睛看向我。
不過這次,他的嘴角似乎帶著一抹笑意。
「我閉腦了,學長。」
我輕輕靠上他的肩頭。
「以後都一直在一起吧,直到永恆。」
只要和你在一起,即是永恆。
END

--BE線--
在那之後,大概過了十年了吧。
我還記得,就在和學長告白完不久之後,他便出了一個黑袍的任務。
然後、從此沒有再回來。
我發了瘋一般的找他,幾乎把世界上的所有地方都翻遍了,然而並沒有他的身影。
說好的永恆呢?
不過就是個如鏡花水月般的諾言罷了。
大概是在學長不見的那年吧,我去考了黑袍,也過了。
從此,我每天接任務,從前的好友也漸行漸遠。
我終究孤身一人。

※ ※ ※

今天,我又接了一個任務。
等級是黑袍,聽說非常危險。
——越危險越好。
這麼想著的我丟了個傳送陣,到了任務地點。
我沒有找任何人一起接任務、一直以來我都是自己接的任務。
「呦,好久不見,凡斯的後代。」
安地爾一如往常安定的嗓音傳來。
我只是看著他,沒有回話。
安地爾挑了挑眉,隨即又笑了開。「要不要來杯咖啡?」
「……好啊。」
我第一次答應了他的邀約。
安地爾勾起嘴角,遞了一杯咖啡過來。
我喝了一小口。
真苦。
「黑咖啡?」
「嗯。」
他從我手上接回杯子,一飲而盡後又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我說凡斯的後代啊,今天的你似乎非常大膽?」
「那是自然。」畢竟心中了無牽掛。
「唉,看你這樣真不想殺你。」
「殺不殺我都可以,總之我是來平定這裡不穩的狀態的。」
舉起米納斯瞄準安地爾,我的手指扣在板機上。
「哎呀,就這麼討厭我嗎?」他看著我。
「討厭是什麼?我早就忘記了。」
所有的心情、慾望,早就不記得了。
安地爾依然只是看著我。
突然,他伸出手抓向我,我躲開隨即開了一槍。
這次的是王水泡泡。
「太天真了、這種東西可治不了我喔。」他穩穩的躲開。
「是嗎。」
我沒有太大的反應,隨即將米納斯切換成第二型態,朝他連發三槍。
他依舊躲開了。
我繼續不停的掃射,米納斯也不斷的製造著子彈。
終於,有一槍打中了安地爾的胸膛。
「……你變厲害了呢。」安地爾先是倒抽一口氣,隨即便像沒事人一樣。
「謝謝誇獎。」我又補了一槍。
他又倒抽了一口氣。
然後,撒了一把黑針。
我被打中了。
不過我也不介意,繼續朝安地爾攻擊。
最後,我們打的兩敗俱傷。
我知道,我快死了。
「能……和我打成……這樣的……只有你呢……凡斯……的後人……」安地爾喘息著道。
「那……還真是……倍感榮幸……呢……」
我已經感覺到我的體力快沒了。
豁出最後的一切,我朝他連發三槍,槍槍命中。
而我,也就此闔上眼瞼。
吶、學長,我先走一步了。
再也不見。

end

文章標籤

句點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ay 21 屋頂上看星星 (真遙)
「吶,真琴,今天晚上來我家吧?」
「欸,遙你要做什麼?」
「來就對了。」
「喔。」
當晚。
「遙?我來囉!」
「進來吧。」
「要做什麼啊?」
「跟我來。」
「欸,屋頂?」
「躺下來。」
「喔……天空上有好多星星!」
「嗯。」
「遙是邀請我來看星星的嗎?」
「嗯。」
「好開心!謝謝你。」
「情人節快樂。」
「你也是喔,遙。」

Day 22 一場飛來橫禍 (高綠)
今天外頭下了一場大雨。
如果只是下雨還好,重點是有打雷。
如果只有高尾一個人是沒什麼問題啦,可是今天他旁邊有綠間。
他可沒有看漏,當打雷時他雙肩微微的顫抖。
「吶,小真,怕的話可以抱住我喔。」
「才……才不怕呢!」
「好好,是我怕,讓我抱住你好嗎?」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也不是不可以……」又打了一次雷。
「唔!」綠間用力抱緊了高尾。
「吶吶,小和成超級怕的,請小真再抱緊一點吧?」高尾輕輕拍著綠間的背。
綠間自己也知道,這是高尾特有對自己的溫柔。
才、才不是已經再也離不開他了呢。

Day 23 討論關於孩子的話題 (鬼白)
「喂,白豬。」
「幹嘛?」
「這隻是怎麼回事。」
「啊?他是貓好好啊。」
「我就是想問為什麼貓好好會在這裡啊!」
「我畫的啊。」
「我應該有說過不要畫這個被詛咒的生物吧?」
「好……好像有……」(天啊他的抖S氣場開了QAQ)
「不是好像是真的有!」
「呃呃呃不要生氣嘛……」
「給你解釋,為什麼要畫?」
「因為……這樣我跟鬼燈就像有孩子一樣嘛……」
「笨蛋嗎,我才不要這種被詛咒的孩子。」
「好嘛對不起……」
「既然你想要孩子,咱們就來造人吧?」
「喂喂你這野獸趕快起來……不要撲上來啊喂!」
拉燈。

Day 24 因惡劣天氣被困在家裡 (黃笠)
今天原本要去約會的,黃瀨無力的想著。
雖然他家可愛的前輩是絕對不會承認的啦。
想到這裡,黃瀨輕聲笑了起來。
「喂,你沒事發甚麼神經。」笠松皺著眉頭看向黃瀨。
「才沒有發神經呢,是在想我的笠松前輩怎麼這麼可愛喔噗!」
欠揍的黃瀨果不其然又被踹了。
「吵死了,誰可愛啊!」
「欸欸欸前輩沒有吐槽不是我的欸太好了o(≧o≦)o」
「只是我忘記吐槽而已啦誰是你的!」
「前輩害羞了欸wwwww」
「才沒有!」

Day 25 喝醉 (利艾)
今天韓吉舉辦了一場慶祝會。
誰知道又在慶祝甚麼鬼事了,利威爾想。
青筋暴起,他走向總部的餐廳。
……這是什麼。
利威爾默默決定要把某奇行種的後頸砍掉。
只見特別作戰班的成員通通倒在桌上,歐魯好像還喃喃著「我還要喝」之類的話。
倒在桌上的自然也包括了他家小鬼。
在用力踹了混蛋眼鏡一腳之後,跟稍微比較清醒的佩托拉交代一下就帶著艾倫回到房間。
「嗚……」躺在利威爾床上的艾倫突然發出模糊不清的哭聲。
聽到聲音的利威爾立刻翻身起來查看艾倫。
艾倫眉毛皺著,似乎很不舒服的樣子。
「唔……不要!媽……」艾倫又喊了句。
「喂,小鬼!起來了!」利威爾不耐煩的叫醒他。
想也知道他又做了媽媽被吃掉的夢。
如果繼續夢下去,醒來之後不知道會做出甚麼傻事。
「兵,兵長?!」艾倫張開眼睛,看到自己躺在兵長旁邊立刻嚇得坐起來。
「怎麼,很怕我嗎?」
「沒有,只是有點驚訝自己竟然躺在兵長旁邊……」
「你剛剛做了惡夢對吧?」
「嗯……兵長怎麼知道?」
「你講了很多夢話。」
「呃,對不起……」
「你的媽媽一定過的很好,不管她在哪裡。」利威爾以堅定的眼神看著艾倫。
「欸……?」艾倫微微張大眼睛。
「所以不要再因為她而哭了,她肯定也不希望你這樣。」
「是……。」
「快睡吧,另外以後再喝醉你就死定了。」
「是!」

Day 26 無傷大雅的小打小鬧 (黃笠)
今天的海常,依舊寧靜。
除了籃球館傳來的喧鬧之外,真的非常安靜。
「喂,黃瀨!要揮手揮到甚麼時候啊!」一隻腳無情的踹上某金毛的頭。
「啊啊啊前輩好痛!」黃瀨摸著頭看向他家前輩。
「趕快去練習啦,在那邊揮甚麼手礙眼死了。」
「欸,前輩該不會是……吃醋了?」
「誰、誰跟你吃醋啊,做甚麼白日夢!」
「那前輩為什麼反應這麼激烈?」
「那、那種事怎樣都好啦,趕快去練習!」
「是,我的笠松前輩。」
「等、誰是你的啊!」
「我去練習囉前輩~」
「你們可以再閃一點!」一旁的森山代替大家說出內心OS。

Day 27 穿錯衣服 (高綠)
今天因為下大雨,在高尾家幫高尾複習考試的綠間臨時決定在高尾家過夜。
其實嚴格來說,是高尾用盡全力拜託他他才留下來的。
開玩笑,他可是有傲嬌的王牌大人欸,哪有可能因為心裡很想留下來就坦率的說他很想留下來。
總之,既然要住宿,那就得洗澡。
可惜,綠間並沒有任何衣服放在高尾家,到是綠間自己的家裡有一堆高尾的衣服。
於是,高尾開始了他完美的作死計畫。
一、叫小真去洗澡。
「吶,小真你趕快去洗澡吧?我的衣服借你。」高尾笑著說。
那笑容,在綠間眼裡和「不懷好意」劃上了等號。
「不要。」
「可是小真你不是很愛乾淨嗎?」
「……好、好啦。」
好可愛~~,某高尾內心OS。
二、靜待結果。
高尾拿了一件他最大的衣服給綠間。
「確、確定沒有更大的了嗎?」
綠間拿著一件高尾的、比他身體小很多的衣服。
「這是最大件的喔。」
綠間只好拿著小不知道幾號的衣服進了浴室。
過了大概十分鐘之後,綠間終於慢慢的從浴室裡走出來。
而正好看到他的高尾,睜大了眼睛。
太小的衣服使的綠間肌理分明的腹肌都露出來了,褲子也因為太小件而硬是露出了一點內褲的顏色。
「高、高尾,你確定真的沒有更大件的了嗎?」綠間泛紅著耳根問。
「雖然很想看小真穿男友襯衫,但是如果因此感冒就不好了,要穿我爸爸的衣服嗎?」高尾扼腕。
「……不要。」說著緊緊拉住衣服下擺。
高尾驚。
接著他笑了笑,拿出被子。
「我知道了,你就穿我的吧,不過為了避免感冒要蓋著被子喔。」
也避免我突然發情,高尾想。
我家小真果然最可愛,超喜歡的。

Day 28 一方受輕傷 (瓶邪)
這天,鐵三角一起下了斗,因為並不是什麼凶斗,所以大家都沒受什麼傷。
只有小哥放了幾次血,臉色有些蒼白。
「小哥,你先來我家休息一下吧,我替你包紮。」吳邪說著,將張起靈牽進自己的房間。
「小哥你等等啊,我去拿急救箱。」說著就打算離開房間,但手突然被牽住了。
「小哥?」吳邪歪著頭問拉住自己的張起靈。
「不用了,小傷,不礙事。」張起靈將吳邪拉向自己。
「這怎麼行,就算你是牛逼的小哥也不能不包紮傷口啊唔……」
張起靈突然吻上吳邪喋喋不休的嘴唇。
「小、小哥……」吳邪紅著臉,被張起靈抱在懷中。
「我沒事。」
「……哦。」
「吳邪。」
「嗯?」
「謝謝你帶我回家。」
「謝甚麼,小爺無論多少次都會找到你,把你帶回家的。」
吳邪將臉埋進張起靈的胸膛。
「好。」小哥輕輕的笑了。

Day 29 意外的求婚 (木日)
今天是木吉回到日本的日子。
當年誠凜的隊友通通到機場去接了機。
終於,在中午十二點多,飛機著陸了。
當睽違好幾年的木吉鐵平走向眾人時,日向才終於有了「他的那只大笨熊要回來了」的真實感。
大家都圍上前去,只有日向一個人站在後面。
「順平。」
木吉沉穩熟悉的聲音從人群中傳了過來。
不知何時,眾人已經自動站成兩排,將木吉和日向夾在中間。
「啊?」日向習慣性的抬頭。」
只見木吉緩緩跪下身子,拿出戒指,「願意嫁給我嗎?」
「鐵、鐵平……」日向愣了一下,接著他微笑。
「嗯。」他向前擁抱住那個能讓他感到安心的人,面頰通紅。

Day 30 滾床單 (黑花)
「吶,媳婦兒。」黑瞎子看到解雨臣依舊坐在桌前忙碌,從後面輕輕抱住了他。
「誰你媳婦兒,滾!」解雨臣不留情的一記肘擊,黑瞎子快速躲開後抓住他的手。
「媳婦兒,這都三更半夜了,別忙了吧,去睡覺!」黑瞎子嘴角依舊帶著痞笑,將桌上的帳本蓋了起來。
「別鬧,等等就去了。」解雨臣推開黑瞎子,翻開帳本。
「別看了,」黑瞎子又把帳本蓋上,「瞧你黑眼圈都跑出來了,去休息吧。」
「最近比較忙啊……」解雨臣揉了揉太陽穴。
「去睡覺吧,嗯?」黑瞎子替解雨臣按摩了肩膀,又問。
「我看完這個就去……」
眼看解雨臣又要翻開帳本,黑瞎子微微一笑,將他的頭轉向自己。
「你幹嘛!唔……」
「媳婦兒不肯好好休息,瞎子我只好強制作業啦!」黑瞎子最近我上揚,又吻了上去。
「唔……別、我看完這個……嗯……」解雨臣用力想推開黑瞎子。
「媳婦兒。」黑瞎子突然放開解雨臣,隨即用力抱住他。
「幹、幹嘛……」黑瞎子難得一見的正經語氣害解雨臣有些不習慣。
「好好休息好嗎?瞎子我會心疼的……」
微微紅了臉,「好、好啦。」
「那麼,我們繼續剛剛沒做完的事吧……」
語畢,他吻上他的唇。


文章標籤

句點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來自 http://az922815.pixnet.net/blog/post/24124197

題目釋疑>>>>>>>>
*35題噗哩天=不/列/顛

*46題連/合/國=同/盟/國,這裡我採用日文的寫法
------------------------------------------------


注意事項:
1.本問卷與實際國/家.人物或事件沒有任何關係
2.本問卷是根據日丸屋秀和先生的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所製作的二次創作
3.本人(月華)保留修改此問卷的權力
4.國/名請務必迴避,也請勿泛政治化


問卷:

1.請告訴我您的暱稱
句點君。

2.是如何發現A/P/H這個網路漫畫的?
呃,之前在看別的動漫的二創的時候看到了APH,而且還蠻常看到,後來就決定來看一下這是啥,然後……就入坑了(

3.請告訴我你「最」喜歡的配對(只能一組)
獨普,\芋兄弟大好/

4.上一題忍耐辛苦了,請把其他喜歡配對的都一口氣打出來吧!
親子分、法英、米英(我是從米英被掰到法英的#),其他沒有特別喜歡的。

5.你最喜歡的(男性)國/家?
普/魯/士

6.承上題,為什麼最喜歡他?
因為普爺帥得跟小鳥一樣!不,比小鳥還帥!!(不你)

7.你最喜歡的(女性)國/家? 
灣娘吧,畢竟是祖國君//////

8.你有自己在進行A/P/H的二次創作(同人)嗎? 
有哦

9.子法.英.米.希.義.神/聖/羅/馬...這些小孩子裡你最喜歡誰?
。。好難選。。我選子分好了?(#)

10.羅/馬爺爺.古/巴.土/耳/其.法/國...這些大叔裡你最喜歡誰?
法/國,世界的哥哥♡

11.你最喜歡波/羅/的/海/三/小/國的哪一個?
立/陶/宛吧,其實對這三人沒啥了解(

12.惡友三人和日/爾/曼組,你比較喜歡哪一組?
惡友吧w惡友日常很萌的!

13.你最喜歡哪種法/國,是子法.若法.法叔.還是裸法或其他(請舉例)?
我可以說都喜歡嗎#

14.你最喜歡哪種英/國,是子英.海賊.噗哩(不/列/顛)天使還是裸執事或其他(請舉例)?
亞瑟不管怎樣都超口耐啊啊啊啊啊啊(冷靜#

15.你最喜歡哪種俄/羅/斯,熊貓裝.子俄或其他(請舉例)
子俄很可愛w

16.如果可以你想和哪個國/家發生一夜情,為什麼? 
欸,一夜情啊。。呃。。
我未滿18可不可以跳過這題(你暴露了

17.如果可以你想和哪個國/家交往,為什麼?
雖然我很想說英/國,可是感覺會被死扛弄死的。。
一天一死扛,死神向你微笑:)
(隔壁棚威廉表示別增加我的工作((你夠了

18.如果可以你想和哪個國/家結婚,為什麼? 
結婚啊,待我想想。。
多一字?感覺我的人生一切無礙(什

19.本家的哪一個篇章你最喜歡?
(動畫)大概是第五還第六季的米國獨立亞瑟送自由鐘那個吧。。其實我選不太出來。。都太棒了(全程癡漢笑#

20.你最喜歡本家有出現過的哪位上司?
英/國家的女王,感覺很溫柔!

21.本家的篇章中最讓你印象深刻的配角(非國/家也不是上司),請說出此配角出現的篇章?
普/魯/士。。
我我我要哭了QAQ
至於出現篇章其實很多吧QAQ
圓圓的地球上再無普/魯/士甚麼的,他會永遠活在我心中!

22.國/家們誰曾經說個哪句話或口頭禪最讓你印象深刻?
「本大爺一個人也很快樂!」
一開始只是覺得很有趣,深思後反而有點想哭。。

23.本家漫畫曾經出現過的武器,你最喜歡或印象深刻的是哪一把?
死扛。
生化武器。

24.你覺得本家曾經出現過的服裝哪件最漂亮,請說出此衣服出現的篇章?
感覺哥哥的衣服(紫色那個)就很美啊,好像還蠻常出現的
(然而我並沒有審美觀;你為何要問我這個!((不你

25.你最想看到接下來哪個國/家被擬人化,為什麼?
地區可以嗎/////想看看臺/北的擬人化呢wwww

26.所有有戴眼鏡的國/家,誰你最想看他拿下眼鏡後的樣子?
小少爺?倒是我想見識看看什麼叫做「變回普通人」(?)

27.請重新組織一個五人戰隊,你會組織一個怎樣的戰隊?
聯五戰隊?
亞細亞戰隊?
軸心帶子分普爺玩戰隊?
惡友帶英sir子分玩戰隊?
彩虹戰隊?(這個亂入了

28.喜歡上A/P/H後,你對世/界/史的想法是如何?
歷史你這後媽(不

29.喜歡上A/P/H後,你對國/際/新/聞的看法變的如何?
哎呀英sir竟然要脫歐了啊,法叔有沒有趕快去追老婆,那個誰誰誰竟然又怎樣怎樣了……(

30.你會看哪些書來吸收世/界/史的知識,請推薦個幾本?
。。歷史課本,國三上期&國三下期。

31.你心中的色情大使是誰?
英sir、法叔跟多一字聯合組成SM組(何)

32.可以接受國/家/們在二次創作裡多P嗎?
可以(

33.承上題,32題答不能者直接跳下一題,如果可以接受,你喜歡哪些配對?
我我我就吃一個米英法,其他不要#


情境假設題:


34.你現在面臨一個很困難的問題,你會第一個找哪個國/家幫忙?
要看是哪一類型的問題吧,國文就找灣娘或耀君,數學就找多一字,自然我也不知道要找誰感覺誰都可以(?),社會想必全部都可以畢竟是他們的故事嘛,英文找英sir或阿爾,音樂找小少爺或多一字(其實還蠻多音樂家是德/國出生的說),美術找義呆,其他略。
如果是社交問題就找中/國桑吧:)

35.噗哩天突然出現,他說:「我可以替你製造一個奇蹟,但是只有三小時。你想要讓誰返回幼兒期呢?」
我想要讓你返回幼兒期!(

36.奧/地/利願意為你彈奏一曲,你要他彈哪一首曲目呢?
好、好難選啊。。
那麼請奧/地/利桑彈一首自己最喜歡的曲子吧,必定洗耳恭聽!

37.希/臘的貓.芬/蘭的花蛋.加/拿/大的熊二郎或法/國的皮耶魯.日/本的波奇或其他(請舉例),你最喜歡哪一隻寵物?
我喜歡熊二郎!
(「誰?」)
(「カ/ナ/ダだよ。」)

38.美/國拿著聽說很驚悚恐怖的鬼片邀請你和他一起看,你願意嗎,為什麼?
不願意。
你憑什麼認為我會敢看!(不你
不過如果h ero自己不會害怕還願意保護我的話看一下也沒問題哦☆

39.你現在非常的飢餓但是四周只有兩家餐廳,你會選擇英/國當廚師的餐廳還是瑞/典當服務生的餐廳?
瑞/典當服務生的餐廳(秒#
(其實我還蠻想吃吃看死扛的wwwwww

40.如果英/國願意親你一下,你願意吃他親手做的菜嗎?
願、願意!!!願意!!!我死也願意!!!(冷靜#

41.有一天你進到一間圖書館,發現裡面每一本書的作者都是普/魯/士,你會怎麼做?
開始每一本看並開啟癡漢笑模式(不

42.如果語言可以溝通,你想跟外星人或鯨魚還是妖精當朋友?
妖精吧,另外兩個感覺不太友善。

43.你現在在舞會上,北/義/大/利和南/義/大/利同時邀請你跳舞,你要選北/義還是南/義當你的舞伴?
子分!
我我我已經被第五季第六季ed的義呆嚇到了(

44.如果能當一日的國/家但是只有以下兩種選擇,你想當加/拿/大還是普/魯/士?
加/拿/大吧,普爺這麼強韌的國/家我果然當不來。

45.你不幸的被某國給俘虜了,你寧願給俄/羅/斯拷問還是白/俄/羅/斯?
噫一定要選嗎QAQ
我、我選擇俄/羅/斯!

46.時值二/戰,軸/心/國和連/合/國同時對你提出邀請,你想加入哪一邊?
依照最後結果,我選擇聯/合/國(

47.如果可以你想成為哪個國/家的弟弟(妹妹)? 
多一字?感覺會被細心照料的。

48.有想對本家大魔王說的話嗎?
GJ(
還有多讓灣娘出場吧_(:3」∠)_
最後求第七季!!!

49.有想對問卷製作人說的話或抱怨嗎,也可以對自己說一句話。
好難寫嗚嗚嗚(#
APH永不畢業!

50.最後請對A/P/H展現你的愛,請大吼一句話!
(啊糟糕我偷跑了)
APH永不畢業!!!!!!!


本問卷到此結束 問卷製作人 月華


文章標籤

句點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標題就知道虐英sir(
*我是聽到電視在播美/國國慶日怎樣怎樣才想到啊對米誕日我竟然忘了(。)
*比小學生還不如的文筆請注意、OOC也請注意(#
*我的英文真的爛成渣了;_;
*爛尾Orz
*此文不代表任何國家言論或是原作,搜尋一般國家找到這個的請告訴我我會撤掉。

「唔……」
好難受。
心臟痛得像是要停止了一樣。
可是、已經答應過阿爾,這次一定要去的……
「……小亞瑟?又來了嗎?」
看到弗朗西斯有些揶揄的看著自己,亞瑟雖然不想承認,還是點了點頭。
「不過不用你管啦鬍子混蛋!唔呃……」罵到一半又是一口血噴出來。
「唉,我說你啊,怎麼就不能好好珍惜自己呢?」
遞了一杯水給亞瑟,弗朗西斯手撐著下巴問。
「你……你怎麼會懂!我明明、是這麼的愛護他,可是最後……他還是離開我了……」眼淚不受控制的滴了下來。
「……那你今天還有辦法去找阿爾嗎?光是聽到美/國/獨/立/紀/念/日就會吐血,到了現場你是打算死在那裡嗎!」
低著頭,亞瑟無語。
「算了,哥哥今天就幫你當一次郵差吧,你還是不要去了,寫一封信帶去就好了。」
掙扎了一下,亞瑟還是起身去找紙筆。

※※※

「呦!阿爾弗雷德,世界的哥哥來囉~」
弗朗西斯笑著走進會場。
「哦!原來是滿臉鬍渣的大叔啊!歡迎歡迎!」
阿爾弗雷德也笑著走過來。
「對了,亞瑟他在哪裡?怎麼沒有看到他?他說過要來的啊,難不成是跑錯地方需要HERO去拯救他吧XDDDDDD」
「他今天不會來了喔。」
「……欸?為什麼?」
阿爾弗雷德驚訝又挫敗的問。
還是不願意承認自己嗎……
「他身體不舒服。不過我有帶一封他的信給你。」
弗朗西斯拿出之前的信遞給阿爾弗雷德。
「奉勸你一句,別再這麼任性了,有空回去看看亞瑟吧。我走囉~」
說完弗朗西斯就逕自走進會場。
「什麼意思啊……HERO哪裡任性!啊不管了,之後再說吧!Tony我們去玩吧!」
自帶KY屬性的阿爾弗雷德無法體會弗朗西斯畫中深意,決定先繼續參加宴會。

※※※

「謝謝大家今天來參加!Good night!」
招呼完所有來的人之後我才能休息,真是超級累的啊!不過很開心!HERO的生日果然就是要有這麼多人一起慶祝才對……
啊對、亞瑟的信。
我急忙翻出之前塞在口袋裡的信。
『Dear Alfred:
Sorry that I can't go to your birthday party. My heart is too hurt to go to your house.
Whatever, happy birthday to you, my hero.
Arthur』
他的心很痛?為什麼?
『他身體不舒服。』
『別再這麼任性了,有空回去看看他吧。』
突然,弗朗西斯的話浮上心頭。
「身體不舒服?」
隨手抓起外套,我快速的往外衝。

※※※

「叮咚。」
「唔、是誰啊,這麼晚……」
「亞瑟!」
阿爾弗雷德緊緊的抱住亞瑟。
「阿、阿爾?為什麼會來、唔……」
吐了一口血,亞瑟重心有些不穩的推開阿爾弗雷德。
「亞瑟!你怎麼了!為什麼會吐血?」
看來不能再瞞下去了呢。
「……其實啊,自從你獨立……唔……之後、每年快到了這個時候我都會生病。」
「亞瑟……」
「對不起吶,明明下定決心要好好的祝福你一次的……」
微微靠著牆,亞瑟有些哽咽。

自從我獨立之後?
可是、我也已經獨立了幾百年了,不是嗎?
難道……這些日子裡,他都默默承受著這些?
「……亞瑟!」
他回過頭看向我。
「……怎麼哭了?」
他輕柔的為我拭去淚水。
「你知道為什麼我想要獨立嗎?」
他搖搖頭。
「因為、我想要和你站在一起,以對等的身份!我想要變得更加強大,才能保護你……」
他有些驚訝的愣了愣。
「所以、亞瑟,請你承認我吧。不,應該這樣說,」
我認真的看向他。
「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請你承認我吧。」
他似乎是很挫敗的撇過了頭,淚水沾濕了他的衣領。
「我承認、你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
他的聲音微弱,帶著哽咽的鼻音。
「……笨蛋……」
緩緩蹲下,最後乏力的倒了下去。
「亞瑟!」
我趕忙接住他。
對不起吶,我太任性了……
謝謝你。


文章標籤

句點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